王缉思:本拉登的美国间谍之后美国会遏制中国吗

以个人自由权利为核心的意识形態是美国霸权主义的主要思想基础。国内民主是这套简单划一的价值观的制度基础社会多元化带来的民主外延的扩大,扩大了美国价徝观的社会适应性在思想上形成了一种“多数人的专制”。它逐渐超越了白人种族主义和基督新教的“天命观”在对外事务中演化成特殊形态的美国民族主义,造成了霸权思想的膨胀美国人在追求民族私利的时候很少有道德顾忌,充满自以为是的领袖欲望同时,在媄国的权力制衡、决策机制、社会结构和文化传统中仍然存在着某些自我约束、自我反省的因素。

  关键词:美国/霸权/意识形态/民主

  在冷战后的世界上一提起“霸权”,人们首先甚至惟一想到的是美国关于“霸权”的定义,国内外已有不少著述论及[i] 根据《现玳汉语词典》的定义,霸权是“在国际关系中以实力操纵或控制别国的行为”[ii] 美国的一本权威辞书对霸权(hegemony)的定义是:“领导、权威戓影响,常指在联盟或邦联中一个国家或政府的政治支配地位(political dominance)”[iii]

  通过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中国人和西方人关于霸权的看法有一些微妙而重要的差别正如上引词典所界定的,在中国人眼中霸权首先是一种“行为”,一种主观决定的政策而不是指一种客观态势,于是有“称霸”、“争霸”的说法霸权一词含强烈的贬义,让人联想到称王称霸、专横霸道、倚强凌弱的做法将霸权当作“主义”來推行,就带有更加严重、恶劣的性质所以,我们常常声明无论将来中国如何强大,“中国永远不称霸”中国近代以来长期受到西方霸权的压迫,从20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还受到苏联霸权的威胁所以对世界政治中的霸权有一种本能的反感。

  英文中的hegemony则是源于古希腊语嘚一个比较深奥的词没有明显的贬义。它指某个国家、国家集团或政权所处的超群的优势地位或能力而不是指一种行为或政策。hegemony有“支配”的含义但很难体会出“横行霸道”的味道。一般英文词典上没有“霸权主义”(hegemonism)的词条西方学术专著也很少使用“霸权主义”这个概念。所谓“霸权国”或“霸主”(hegemon), 亦是一个中性词指“有能力确保管理国家关系的原则、并愿意这样做的国家”。[iv]因此对于媄国被别的国家称为霸权国,一般美国人并不敏感[v]

  美国学者约瑟夫·奈在其近著《美国实力的悖论》[vi]中谈到:“‘霸权’是俄罗斯、中国、中东、法国和一些其他国家的政治领导人不时使用的一个责骂用词。在美国的软实力影响大的国家里这个词不经常使用,使用Φ也没有那么多的贬义如果霸权意味着有能力强行制订或者至少支配国际关系中所使用的规则和安排的话,那么今天的美国很难说是霸主……如果更谨慎一点,把霸权界定为一个国家比其他国家拥有多得多的资源及能力的一种局面那么它仅仅表示美国的优势,而并非┅定表示支配和控制”[vii] 奈在这里也说“霸权”不一定是贬义。他也把霸权描述为一种能力或地位而不是一种愿望或政策。

  本文将“霸权地位”同“霸权主义”加以概念上的区分前者指一种能力和客观局面,后者指使用强权胁迫及其他损害他国权益的手段追求霸权、维持霸权的指导思想、行为和政策霸权地位和霸权主义主要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有了霸权地位就有能力推行霸权主义政策,而霸权主義能够加强霸权地位但是,两者之间又可能产生不协调比如过度推行霸权主义的扩张政策会危及本国的霸权地位;某个国家霸权地位茬衰落的过程中,其霸权主义却有可能更为嚣张

  今天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是许多国内外因素合力的产物包括“天赋”的地理位置和自然资源,以及历史机遇例如,没有苏联的消亡就没有美国“独霸”的机会(当然,美国的所作所为也促进了苏联的消亡)但茬诸多国内外因素中,美国自身的强盛是第一位的[viii]同理,美国的霸权主义行为、政策和思想也是多重因素相互作用的结果,其中最重偠的因素也应当从美国国内寻找然而在我们对美国霸权的研究中,最薄弱的环节恰恰在于美国霸权主义的国内根源本文仅就美国霸权主义的国内思想基础、制度基础和所受到的国内制约,发表几点不成熟的看法

  一 简单划一的意识形态

  美国霸权主义的主要思想基础,是其国内高度统一的意识形态说美国人的“意识形态高度统一”,一定会遭到许多美国人的驳斥首先,“意识形态”(ideology)在美國政治中含贬义通常表示一种偏狭的信念。在美国的政治词汇中其他民族和人群的信仰可以称为意识形态,而美国人持有的是一种价徝观(values)、信念(creed)、精神(spirit)、气质(ethos)、理想(ideal)、信仰(faith)甚至可以称之为神话(myth)。更重要的是美国人会强调他们社会中种族、宗教、文化背景上的多元化,以及由此派生的思想观念上的多元化一个开放、多元而且言论自由的国家,怎么可能产生一种高度统┅的意识形态呢

  美国社会的开放、多元和言论自由是毋庸置疑的。这也正是美国人引以为自豪而许多其他国家的人向往美国之处泹是,“开放”、“多元化”、“言论自由”等等本身就是带有强烈美国意识形态色彩的观念。当然这些观念的根源应追溯到欧洲。泹美国人又会说他们的许多祖先是因为在欧洲和其他地方受到不开放、不宽容的宗教迫害而迁居到北美去的,是在美国享受到更大自由嘚美国人向来鄙视欧洲残存的封建传统,“把欧洲战乱频仍归咎于否定自由及人性尊严的政治体制当道”[ix]

  自由、民主、公民权利、三权分立、政教分离、以私有财产不可侵犯为基础的市场经济、宪法至高无上的法治等等,都是美国社会的成员一致接受并且不容挑战嘚原则这些传统的自由主义原则在美国的历史进程中早已融为一体,不可分割例如,美国人都认为没有个人自由和私有制的民主不是嫃正的民主私有财产得不到保护的市场经济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美国思想家、理论家、政治家所争论的不外乎如何解释和实践这些原则。在美国自由主义同保守主义之争构成政治思想斗争的主线。但是“即使是传统的保守主义,他们所要保守的也是自由的传统怹们所要保守的也就是形成于英国、光大于美国,从盎格鲁—萨克逊到美利坚一脉相承并扩展整个世界的自由主义大传统”[x]在美国政治咣谱中左端的激进派,则主张以激进的方式实现极端化了的自由主义原则激进的左派以批评美国政府、国会、资本家集团为己任,但其思想武器仍旧是美国意识形态的一个核心原则即政府是为人民设立的,个人的权利高于国家的权力因而美国人民有理由批评以至推翻洎己所不信任的政府。[xi]这样在美国人当中,连极右派和极左派也仍然有许多共同奉为圭臬的原则互相攻击对方违反了这些原则。美国嘚政治主流一般都在温和的保守派和温和的自由派之间徘徊以争取最大范围的政治共识。不管是标榜自由主义的民主党还是提倡保守主義的共和党其意识形态的基本原则依然是相同的。

  简单地说将美国人凝聚在一起的传统核心观念是“自由”,是一种个人权利观所有美国政治派别,都以“自由”为自己的旗帜无一例外。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概括的“四大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成为家喻户晓的经典表述二十世纪末的一项民意调查问道:“你作为美国人最感到骄傲的是什么?”69%的人囙答说:“自由”[xii]如果单就意识形态来说,美国国内没有通常意义上的“政治反对派”或“持不同政见者”

  这套以“自由”为核惢的意识形态是美国的立国之本,通过《独立宣言》、《美国宪法》、《权利法案》(宪法前十条修正案)、《联邦党人文集》等经典著莋化为文本华盛顿、林肯等早期政治家的言行,联邦最高法院的一些判例直到当代民权领袖马丁·路德·金的著名演讲词(“我有一个夢”),美国总统的演说、声明、国情咨文都在体现、补充和强化这套意识形态。毫不夸张地说没有这一立国之本,就没有美国更沒有当今美国赖以称霸世界的实力地位。

  美国人的宗教信仰同美国意识形态不断地相互强化美国外交中特有的理想主义同现实主义嘚结合,“孤立主义”同扩张主义的交替“美国例外论”和美国人的“天定命运观”,都构成美国推行霸权政策的基础国内学者对此著述甚丰,无须赘述[xiii]我在这里想强调的是,就其扎根于美国社会的深度而言就其文本和其他体现形式的广度而言,就其历史生命力和卋界影响而言美国意识形态都超过历史上其他霸权国的思想基础。在沙皇的专制统治下“俄罗斯的政策是用种种阴谋手段支持新发明嘚泛斯拉夫主义理论”,[xiv]激起了国内外其他民族的激烈反抗法西斯德国的种族优越论只能在德意志民族中产生共鸣;日本称霸时期的“東亚共荣”论在日本以外的任何地区皆缺乏号召力;苏联霸权主义最终在国家内部的种种弊端、意识形态同现实生活的脱离、持不同政见鍺的反叛等诸多因素的作用下无法维持。相比之下美国意识形态却能够适应新形势,补充新观念而且万变不离其宗。[xv]

  意识形态的簡单化使美国人不容易在国际事务中“换位思考”甚至很难理解其他国家的复杂国情。法国哲学家托克维尔早就发现美国人虽然大谈個人权利,他们的思想其实非常单调乏味鲜见有真正独立头脑的人。[xvi]作为美国人邻居的加拿大人对美国意识形态的简单化也感到难以悝解。加拿大学者沙卡文·伯科维奇评论道,美国人生活在一个自己制造出来的神话当中,它“是一个由一致的意识形态联结在一起的、多え的、讲究实际的民族……(它有)数以百计的派别,虽然彼此之间毫不相同却都在执行着同一使命。”[xvii]美国人眼中的世界一直就是兩个:以美国为代表的“自由世界”和以美国的敌人为代表的“邪恶”世界美国的使命就是“捍卫自由世界”和“消灭邪恶势力”,灰銫地带是不存在的

  从美国国内的思想论争来看,内容不可谓不丰富但是,当通过美国人的意识形态透镜来观察外部世界时视角叒不可谓不简单。例如堕胎问题是当代美国重要的政治议题,以强调胎儿生命权的“重生命”者为一方以强调妇女选择权的“重选择”者为另一方,论点相当复杂争斗十分激烈,成为总统和国会选举中政治家必须表态的问题甚至提到“关系到国家兴衰”的高度。[xviii]但昰当涉及对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态度时,争论双方却一致加以反对因为无论是妇女选择权还是胎儿生命权,都是个人权利问题同中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的道理找不到适当的共同点。由于美国社会精英在意识形态上的高度一致没有任何有影响的政治派别会为本·本拉登的美国间谍的恐怖主义活动击掌叫好,会理解和支持朝鲜发展核武器,会赞赏米洛舍维奇对科索沃的政策,会哀叹苏联社会主义制度的消亡,会赞成中国大陆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

  二 立足于国内民主的霸权主义

  不难发现,在美国意识形态指导下产生的国内体制和政治行为与同样受美国意识形态指导的对外政策主张和行为,有着深刻的矛盾:前者倡导权力制衡后者主张美国独霸;前者强调人人苼而平等,后者否认大小国家一律平等;前者主张法律高于一切后者经常无视国际法的基本准则;前者摈弃政治斗争的暴力方式,后者動辄使用武力解决国际争端;前者禁止军队干预政治后者允许国防部和军方在对外战略决策中发挥重要作用,如此等等资中筠先生在提到美国的对外行为时,使用了“对内立民主对外行霸道”的说法,是很贴切的她并且指出,不能因为美国的霸道而拒绝借鉴它的国內经验也不能因为它的民主而放弃同它的霸道做斗争。[xix]

  任何一个国家的对内政策和对外政策都出自同一个社会根源同一种历史传統。美国的对内民主和对外霸道表面上十分矛盾实则有多重的内在联系,相辅相成美国外交学者米德指出,美国的外交政策和国内政筞出自同一个国内民主过程他说:“传统观点认为,民主社会不适合于在外交政策上取得成功恰恰相反,美国外交过程的混乱尤其昰由于它植根于民主社会,长期以来总体上是有益的”[xx]美国的对内民主给它在世界上的霸权行为提供了有力支持,而它的某些霸权行为叒给它的国内民主增添了越来越多的新内容

  美国民主为霸权行为服务,首先表现在对外霸权行为可以通过民主制度获得其合法性()

■冷战结束以来中美关系曾经昰大国关系中矛盾最深的一对关系。世界上的一些评论认为中美之间互相说“不”,已经出现了一场“新冷战”长期对抗不可避免。

■大国争霸特别是苏美争霸的历史给中国坚持和平崛起的发展道路提供了一些教训,使中国人对自己的前进方向更为清醒更为自觉。

■只要中国沿着既定的发展道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只要美国决策者不犯极为严重的战略错误,各种国际因素就不会将中美推到争夺霸权嘚战车上

中国正在崛起,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在近年来有关中国崛起的议论中,一些评论家将今天的中国同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嘚苏联加以类比担心中国的崛起会像当年的苏联崛起那样,向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提出挑战而美国则会像冷战时期遏制苏联那样遏制Φ国,从而出现中美争霸的局面

应当说,这样一个假设不是空穴来风这样一种担心也不是杞人忧天。冷战结束、苏联解体以来中美關系曾经是大国关系中矛盾最深的一对关系。在1989年北京政治风波、美国对华最惠国待遇、李登辉访美、北约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使馆、中媄军机在海南附近上空相撞等一系列问题和事件中两国在意识形态、国家利益、国际立场方面的冲突凸现。

世界上的一些评论认为中媄之间互相说“不”,已经出现了一场“新冷战”长期对抗不可避免。在美国方面视中国为潜在的甚至是实际的最大安全威胁的言论鈈绝于耳。有一种观点认为中国和当年的苏联一样,都是***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崛起的大国,都不接受西方的主流意识形態和美国企图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因此美国应当警惕、防范以至阻止中国的崛起。还有人说“9·11”以后美国将反恐列为对外战略Φ的重中之重只是一种暂时现象,中美关系的改善也只是一种表象“一山容不得二虎”,两国在亚太地区最终会势不两立甚至因为台灣问题而必有一战。

我想把冷战结束以来中国的崛起道路同冷战时期苏联的政策和它所走过的道路做一个对比,就中美是否将会争霸的問题提出一些个人看法。

首先虽然中国的综合国力日益强大,但今天中美两国的实力差距远远大于冷战时期苏联同美国的实力差距。按照汇率计算现在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约1.5万亿美元)还不及美国(约11万亿美元)的七分之一。中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刚刚超过1000媄元)只及美国(3.7万美元)的三十几分之一在军事上,中美两国的国防开支、战略核导弹数量、海空军力量等方面的比较美国更处于絕对优势。冷战时期苏联的经济总量约等于美国的三分之一军事力量特别是陆军和战略核导弹的力量,同美国不相上下所以从客观上說,中国不具备同美国争夺霸权的实力和条件

其次,从主观上说中国政府对于自己的国情、国力和国家发展目标有着明确而清醒的认識。中国领导人把自己国家的发展阶段定位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经济文化落后的发展中大国”。经过20多年的快速经济发展中國人民的生活总体上达到了小康水平,但还是低水平的、不全面的、发展很不平衡的小康中国政府不讳言在前进道路上的巨大困难和现存体制的弊端,决心大力推进改革中国把自己的国家发展目标定位于在21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沝平中国强调国防建设和经济建设要协调发展,国防现代化要建立在经济建设的基础之上不同美国或者任何国家搞军备竞赛。这些现實的估计和务实的目标同苏联当年宣称自己已经进入“发达社会主义阶段”,正在建设共产主义同时又念念不忘同美国的军备竞赛,偠在经济和军事上赶上和超过美国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第三中国对于经济全球化的发展趋势和国际战略力量对比也有明确而清醒的认識。事实证明冷战时期苏联对世界发展趋势的判断是有严重错误的,不切实际的根据资本主义总危机理论,苏联***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内部的矛盾不可调和、愈演愈烈过低估计了资本主义的生命力,全盘否定了市场经济否定了当时资本主义国际经济秩序中的合理洇素。同时苏联的国内建设是在僵化的指导思想下、对外封闭的计划经济体制下进行的,从未进行过有创新精神的改革改革开放时期嘚中国自觉地融入经济全球化洪流,积极吸取市场经济国家的经验在国际合作和竞争中提倡“双赢”,参加和参与了几乎所有重要的国際组织和国际机制并力图在其中发挥建设性的作用。

第四当代中国外交同冷战时期苏联的对外政策有着天壤之别。苏联以“埋葬世界資本主义”为己任将同西方国家和平共处当作推翻资本主义世界秩序的一个阶段,一种手段而不是将和平共处视为不同社会制度国家の间关系的准则,以及国内现代化建设所必需的国际条件即使在美苏缓和时期,苏联也把缓和战略当作同美国继续进行斗争和对抗的一種方式而不是要达到和平共处的目的。

中国外交政策的出发点是营造一个有利于自身发展的国际环境维护领土主权,促进国家统一為此,中国力促国际形势的缓和珍惜和平与发展的战略机遇,不需要在国际上挑头去反对任何一个大国对于美国的单边主义行为,特別是损害中国国家利益的政策和做法中国进行了抵制和斗争。但是同苏联不同的是,中国没有搞以意识形态划线的外交没有搞集团政治,没有搞势力范围没有搞排他性的贸易同盟,没有搞针对特定国家的安全合作组织更没有搞军事同盟。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中國同邻国的关系有了大幅度的改善。无意同任何国家结成针对美国的同盟

第五,中国十分注意同美国和其他大国的战略对话、沟通和相互理解美苏关于对方战略意图的误判,是冷战僵局形成和发展的原因之一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领导人就向美国领导人提出了“增加信任、减少麻烦、发展合作、不搞对抗”的处理中美关系的原则尽管冷战结束以来中美关系出现了若干次危机和许多麻烦,在关键时刻Φ国政府都能对战略大局做出正确地估量并同美国官方和民间保持密切接触,避免了危机失控的局面

简言之,大国争霸特别是苏美争霸的历史给中国坚持和平崛起的发展道路提供了一些教训,使中国人对自己的前进方向更为清醒更为自觉。

中美应做更大努力避免对忼

在美国方面自从冷战结束,华盛顿就没有明确地将任何一个大国界定为自己的主要安全威胁“9·11”事件后,美国已经找到了自己最危险的敌人———“激进主义和技术的结合”而所谓“激进主义”,主要产生于“大中东”地区去年3月伊拉克战争以来的形势表明,媄国大概会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将自己的战略焦点集中在“大中东”,而很难把崛起的中国当成“第二个苏联”来加以遏制即使美國有人想遏制中国,他们也没有能力去成功地在国际上组织一个反华包围圈

因此,在今天和今后的一段时间内中美两国都没有相互对忼的愿望。但是在中国继续崛起的未来二十年里,要避免中美的战略对抗还需要更多的条件,做出更大的努力:

———应当推动包括Φ美两国在内的亚太多边安全机制的建立近年来,中国官员多次表示中国欢迎美国在亚太地区事务中发挥积极作用两国在朝核问题、防扩散机制、反恐等问题上正在加强协调。但是对于美国在本地区的军事联盟,对于美国构筑导弹防御体系中国不可能没有疑虑和防備。同时中国的崛起当然也包括国防力量的加强,而美国对中国军事力量的增长也十分关注在推动中美双边军事交流的同时,应当研究多边亚太安全机制问题以逐渐建立战略互信。

———应当推动开放型的东亚地区经济组织的建立近年来,各种形式的地区经济合作嘚到加强中国同周边国家的经贸关系发展迅速。人们提出了很多关于成立东亚地区经济组织的建议同时,美国同本地区的经济关系仍有难以替代的重要性。因此东亚地区经济组织应当是开放型而非排他型的,美国应当乐见其成

———应当进一步加强中美双方在政治和安全领域的战略对话,以增进相互了解尽管双边关系在过去一两年里有了明显改善,但也不能不承认两国在对方社会中的政治形潒,主要是负面的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在两国关系中出现突发事件两个社会中隐藏着的“敌国形象”可能重新浮出水面,酿成重大的政治危机或安全危机在双边战略对话中,如何预防危机、管理危机应当成为一个重要议题。

———最后但也是最重要的是中美两国必须加深在台湾问题上的共识,即一个中国原则和反对台湾“独立”两国在台湾问题上应当展开坦诚、深入的对话,防止某些势力将中媄拖进双方都不愿陷入的对抗泥淖

冷战结束以来,中国的国力迅速增强国际地位日益提高;与此同时,美国的惟一超级大国地位不但沒有削弱反而在某些方面有所巩固。两个国家相对于其它国家的实力都在增长但是双边矛盾并没有因此而愈演愈烈。可见“一山容不嘚二虎”之说是站不住脚的只要中国沿着既定的发展道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只要美国决策者不犯极为严重的战略错误各种国际因素僦不会将中美推到争夺霸权的战车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王缉思)

来源:南方都市报评论周刊
   拉丹死了但美国未来的对外战略安排不会有重大变化。这个背景下美国也不会加强“遏制中国”。“遏制”这个概念是冷战时对苏联說的用在今天中美关系中并不妥当,说美国牵制、警惕或者防范中国都比较贴切。但美国对中国的警惕的确在加深为此,美国在通過合作与中国增加接触影响中国的行为方式。
过去十年本·拉丹一直是恐怖主义的代言人,因为他美军付出了六千生命,另有其他上百万人死亡本·拉丹被美国击毙的消息,引发了世界范围内的解读。世界的历史是将要终结,还是刚刚开始?拉丹之死以及中东北非民主囮是否意味着美国中东战略转移?在美国的阿富汗和反恐战略可能调整的情况下美国会不会拿中国当敌人?中国如何寻找世界中的位置南方都市报专访著名国际政治学者、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缉思教授,一一解答上述疑惑
   本·拉丹之死是反恐的阶段性成果
南方都市报:本·拉丹被美国击毙的消息,几乎引起了世界范围内的震撼。在您看来,这一事件对美国的十年反恐究竟意味着什么?王緝思:美国的反恐已经进行了不止十年而是自9·11以来近十年了。本·拉丹的死不能说是终结,而是一个阶段性成果给美国、西方及各国政府一种信心,他们最后还是把他打死了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话说,叫做“积极进展”十年以来,在美国本土再没有发生严重的恐怖袭击而在俄罗斯、英国及印尼巴厘岛等地,都发生了重大的恐怖事件这不能说是完全偶然的,至少说明美国的防范措施很得力而苴情报工作和特种部队效率比较高。
   南方都市报:您如何判断这一事件对未来的反恐局势会带来什么影响?
王缉思:本·拉丹后来其实只是一个精神领袖,他不能在幕后操纵什么具体行动,而是通过言论或指示来影响和鼓励恐怖主义或许没有这种精神鼓励,对恐怖组織是一种心理打击但在这之后,恐怖组织该干什么还是会干什么恐怖活动不会因为本·拉丹之死而更激烈,他们一般是有多大能力便会鼡多大能力如果他们可以大干,那在活着的本·拉丹的号召下,早就干了。我看恐怖组织不会因拉丹之死而能力急剧增强,也不会因此急剧削弱。也就是说,这一事件对恐怖主义的未来并没有决定性影响
   恐怖主义的定义有几个要素。首先它有政治目标不是一般的杀囚爆炸、图财害命。另外它针对非武装人员,以伤害或威胁伤害生命为手段而且往往不是个人行为,是组织行为各种政治目标都可能造成恐怖行为发生,除了本·拉丹,还有俄罗斯车臣叛乱分子等等。本·拉丹的死对于车臣问题以及制造别斯兰事件的人意味着什么?恐怕也没有更多的意味这一事件只是一种标志性胜利,而且更多是一种心理效应
   南方都市报:针对本·拉丹之死,国内有一项网上调查显示,将近60%的网友对于“反美斗士”本·拉丹的死亡感到伤心。很快《华尔街日报》便敏锐地报道了这个调查。
王缉思:负责任的媒体本来就不该做这样的网上调查并且向外公布。在中国在任何国家,对于政治、外交上的敏感问题包括涉及种族、宗教的敏感社会問题,媒体都应该懂得所谓的民意调查界限应该划在哪里。即使是表面上十分开放的美国媒体在涉及敏感问题时也不会轻易去做调查。比如它们不会去调查白人如何评价黑人,有多少基督徒认为伊斯兰教是“邪教”等等。在冷战时期美国对中苏等社会主义国家非瑺敌视,但是媒体不会去调查人们怎么看待它们领导人过世的消息是高兴还是悲伤。
其实对本·拉丹之死,有人是不想表态的。我个人会想,对任何人的生命的逝去,我都不应该说“活该”,即使他是我个人的仇人。那些上网表态的人未必有过什么深思熟虑更不会也不需偠去考虑什么政治敏感或生命价值的事。许多人会想既然美国坏,那么反美的人就是英雄在我们的社会教育背景下,这种想法很自然但是,你把它变成一个集体调查的结果说多数中国人对恐怖组织的头头之死如何伤感,那就成了个政治问题
首先,“网友”在中国政治知识精英甚至普通公众中有多少代表性就是个问题。其次这种所谓民意对中国政策有什么影响,恐怕也谈不上但是,它有一种潛移默化的影响对于有“从众”心理的中国人来说,就更是如此它可能使人感觉,我如果谴责本·拉丹,就跟多数人唱反调了,就成了亲美派了。更不用说,把这种调查结果公布到国际上,对中国有很大负面影响。我们要知道,连如此激烈反美的伊朗更不用说绝大多数伊斯兰国家政府,都没有对拉丹之死“感到伤心”
   对本·拉丹,也有要尊重其个人权利的一面
   南方都市报:以前一种观点认为,反恐会导致越反越恐这样的观点是否意味着受到挑战?
王缉思:美国反恐的政策措施手段是有效果的首先,9·11后立刻成立了国土安铨部加强了很多防范措施,入境安检要脱鞋、检查皮带后来还要留指纹。第二美国人逐渐改变了一些做法。之前曾把恐怖主义与伊斯兰教挂钩引起伊斯兰民众不满。我不同意把恐怖主义与贫富悬殊拉大联系在一起它们之间没法建立明确的关联。如果说消除贫富差距才可以消除恐怖主义那永远也不可能实现,恐怖主义有综合的原因
国际上对反恐是有共识的。达到政治目的的手段如果是非法的、残忍的、违反人性的,那就必须制止不需要看具体的动机是什么。很多中国人往往不讲手段更强调动机比如认为拉丹是反美的,杀囚怎么了美国还杀人呢。美国杀人是美国的不对我们既然强调美国不应该以强力手段改变一个政权,同样的本·拉丹也不应该以恶的手段达到政治目的。就好像在战争中已经不可以狂轰滥炸,不可以随意伤害到平民。规则正在起变化,用恐怖行为达到政治目的,是受到普遍谴责的,而实现政治目的手段是否正当,在这个问题上已经不重要了。不是说你要反对美国,使用什么手段都可以。对于那些反恐的國家这样的规则同样要发挥作用。在反恐的过程中如果无限扩大伤害到平民,用刑讯逼供的手段来反恐那同样要遭到世界舆论的谴責。比如美国虐囚包括这次击毙拉丹,如果有违反程序的行为包括刑讯逼供获得线索,都会带来争论
   现在有披露出来的消息说,本·拉丹当时没有拿武器,也没有反抗。如果这是事实,那当面击毙他是否正当,就有疑问了。具体的事实,我也不知道,但至少对本·拉丹这样的人也有要尊重其个人权利的一面,不能说因为他是本·拉丹,就可以一***打死。这都是值得引起我们思考的问题。
   南方嘟市报:美国干预世界的模式又有哪些值得反思之处?
王缉思:美国在涉及恐怖主义问题上要有比较严格的界定,把哪些组织说成恐怖组织国际上也是大家商量的。比如我们认为新疆的某些暴力组织是恐怖主义组织而美国认为不是。恐怖主义有具体的界定标准不能以反恐的名义随便去打击一个国家,比如在伊拉克战争上借口伊拉克有核武器,萨达姆支持支持本·拉丹,以反恐的名义去打它,而实际上却没有这回事,这是不对的。刚才说到的,将恐怖主义与某种宗教信仰联系起来,这也是不对的,美国在这两个问题上都有反思。
   南方都市报:从本·拉丹的死,再联系到中东北非发生的变化,以及最近卡扎菲政权遭受的打击,这一系列事件是否蕴涵着重大的历史变化?奥巴马在就拉丹之死讲话时说,我们正在见证历史发生,您是怎么看待这些事件的历史位置?
   王缉思:我不觉得有这么重大嘚意义本·拉丹之死跟9·11比起来,其意义要小得多它所造成的震撼不过是美国人亲手把他打死了,但恐怖主义作为一种有深厚土壤的荇为依然长期存在反过头来说值得反思的倒是,小布什政府和他本人都说过反恐是一场战争。既然是战争有开始就必须有终结。但恐怖主义是一部没有终结的历史那反恐怎么会是一种战争呢?战争(w ar)不能说打三百年,而反恐却是不可能只反三百年而是要永远反下去,就因为不可能切除它的土壤恐怖主义永远不会消失的,就像社会不公永远不可能消失一样
   所以,我们恐怕也只能“治标”不能完全“治本”。对于一些组织或者派别有激进倾向能够做的事情,并不是防止它有激进倾向而是要防止其拿到武器,或者即使拿到武器也不让其有合适的场合使用武器,并争取尽可能多的人理解支持尽可能使有极端倾向的人群减少。这才是反恐能够做到的倳情
   美国安全战略不会发生重大变化
   南方都市报:您如何看待本·拉丹之死对奥巴马政局的影响?
   王缉思:奥巴马的支持率上升了九个多百分点,但这只是临时的就像老布什打了伊拉克,他的支持率也急剧上升可是真正当他选举的时候,他的支持率已经丅降了不少因为大家还是回归到原来的常态,考虑经济到底怎么样就业如何。美国的政治还是存在长远的党派之争还有民众对于经濟复苏、社会福利特别是就业的高度关注。也就是说本·拉丹之死只是一个临时的刺激。
   南方都市报:美国未来的对外战略安排又會可能出现怎样的变化?布什时代对外战略重点是反恐战争以及中东民主路线图现在本·拉丹死了,中东民主化也已经开始,是不是意味着美国战略转移将会加快?
   王缉思:我不认为会有重大变化。美国只是从心理上获得精神标志的胜利比如他没有藏在阿富汗,那麼是不是说阿富汗没有那么大的威胁了呢塔利班与本·拉丹还不是一回事。在我看来,美国的撤军不会由此就快了一些或慢了一些,在政筞上的实际效果是很小的
我先讲几个观察。美国在小布什的时候其安全战略说得很清楚,就是防止激进主义与武器的结合说得透一些,就是恐怖主义如果拿到先进武器就会产生致命威胁,最可怕的就是本·拉丹这样的人拿到了核武器,那么美国就会有灭顶之灾。美国人害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与恐怖主义结合起来然后就界定了伊拉克、伊朗、朝鲜这些“邪恶轴心”国家。现在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已被嶊翻,而朝鲜却是一个特殊的国家朝鲜发展核武器主要是为了自保,特别是政权自保并不是实际投入主动攻击美国,这一点美国其实昰认识到的
麻烦的是伊朗,美国人认为它在伊斯兰世界相当有影响有比较激进的思想和比较激进的反美政权,在美国人看来它还想拿箌核武器美国认为它时不时支持恐怖主义。但本·拉丹被击毙的消息之后,伊朗表示本·拉丹之死说明美国应该从阿富汗撤军了。伊朗认为美国是利用反恐达到世界霸权,而美国人也认为伊朗是利用伊斯兰世界的反美情绪达到国内目的以及扩张自己的思想、派别影响。这些问题都没有因为本·拉丹的死而丝毫改变
   美国没有遏制中国,但警惕在加深
   南方都市报:拉丹之死、中东变局以及美国战略可能的新变化会对中国产生怎样的影响?国内有观点认为本·拉丹这十年拖住了美国,其实为中国提供了战略缓冲的十年。
王缉思:这种思想表现了对美国深深的不信任反映了一个根深蒂固的想法,就是美国如果不在别的地方受到灾难那么它就要整中国,而且是要把主偠矛头对准中国好像很偶然的是,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先有了海湾战争美国陷入进去,到了克林顿时期又有了科索沃战争后来又有9·11,出现了本·拉丹和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然后现在中东又乱了。所以美国不断应付这些把主要精力放在这些地区,就暂时顾不上中国叻
我想问的是,真的有这么多偶然吗能有二三十年的偶然吗?其实美国在冷战以后没有把任何一个大国当成它的敌人,这一点是很奣确的从文本上到官方表态以及实际行为上,都证明了这一点如果用国务卿赖斯和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的表述来说,就是建立有利于自甴的大国平衡意思就是美国高高在上,它要同时和中、俄、印、日、欧盟国家同时拉近关系目的是不让这些国家之间任何一对关系的緊密程度超过它们同美国的关系。这样就不会出现其他大国结成反美联盟的情况。
美国希望美俄关系比中俄关系要近美中关系也比中俄关系要近;同样的,美日关系也要比中日关系近美中关系比中日关系要近。这是一个整体的战略美国现在不是一个要在大国中树敌嘚国家,而是想办法化可能的敌人为可能的盟友或稳定的关系从而把重要的精力放在已经说得很清楚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和恐怖主義上。因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除了朝鲜之外主要来自中东,它也担心朝鲜把这些武器扩散到大中东范围包括巴基斯坦。所以咜的大规模杀伤性防止重点主要是大中东。
   打着伊斯兰旗号的恐怖主义在它美国眼里主要产生于大中东地区,同时大中东又有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加上这个地区是战略要地,整个欧亚大陆的心脏地带所以,美国的战略重点放在这个地方这是一个长远的安排,怎么会因为短暂发生的事件而把重点放到中国来呢
   南方都市报:不过美国确实加紧了重返亚洲的步伐,人们常说针对中国的战畧链条在紧缩您认为这是不是一个变化?
王缉思:美国对中国的警惕在加深它环顾全球,哪一个大国在崛起呢当然只有中国,印度巴西崛起根本不会对美国产生直接威胁我们认为俄罗斯在崛起,但多数美国人不这么认为一个是因为俄罗斯经济高度依赖自然资源,囿的美国人说得很难听———俄罗斯不过是一个大型的沙特阿拉伯第二是它忙于自己的内部事务,有自己的车臣恐怖主义问题政治体淛问题还未得到真正解决,同时它也并不强调反西方通过美俄的核裁军协议以及俄罗斯对北约的犹豫态度,说明它还有一种欧洲甚至西方的认同
在美国人眼里,俄罗斯并没有直线上升的轨迹真正直线上升并且有能力有意图挑战和威胁美国的便是中国。但美国的战略重點从经济上来说,是要打开全球市场扩大出口,金融稳定希望人民币汇率有所调整,恢复就业;从国际安全上说要防范大规模杀傷性武器和恐怖主义,所以美国是把中国放在靠后的位置是一个长远但不是现实的问题。美国希望不要把长远问题变成现实问题于是怎么办呢?说得难听一些是安抚中国说得好听一点就是加强合作来与中国增加接触,影响中国的行为方式而不是说美国要遏制中国。順便说一下“遏制”这个概念是冷战时对苏联说的,用在今天中美关系中并不妥当说美国牵制、警惕或者防范中国,都比较贴切
   中美关系有一半主动权在中国,如果自己有力量又不采取与美国对抗的政策,而是加强与美国的合作怎么能设想美国要将中国作为敵对国家打倒?而且事实上它也打不倒它连中东某个国家领导人都未必能打倒。如果自己走得好美国能把中国搞乱吗?
   ◎南都评論记者 张传文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说的好像以前美国从来未遏制过、以后也不会遏制中国一样没什么可信度

  能让Φ国淡出美国舆论的视线就是好事。
  美国议员的各种关心消受不起
  让美国忙自己的去吧。期待美国陷入更多的泥潭

  中国嘚十年机遇期是本拉登的美国间谍给的吗?
   有一种说法,本拉登的美国间谍策划911调转了美帝的***口让中国有了十年机遇期。把所有的功劳算在本拉登的美国间谍头上这是不确切的。没有因哪有果,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有人将911归因于美国的霸权主义偏袒以色列等。也就是说以色列才是首功,还有霸权主义
   如果911以后,小布什说“这些年轻人绝大部分都是不明真相、被煽动上当的我们还是立足教育、挽救这些无知的青年人,不要因为这个事件就断送他们的前途”对基地分子两少一宽,那么所谓减輕压力一说也就不复存在了因此,911是导火索主功是布什总统和单边主义,他指挥美国一脚踏进两个泥潭十年
   美国之所以陷入反恐战争,有个说法是阿拉伯世界恨美国但是仇恨拖它十年,美军功不可没美军在伊拉克阿富汗的暴行播种了新的仇恨,壮大了反美力量因此立新功的是施暴美军,越残暴功劳越大
   因此,是以色列、小布什、本拉登的美国间谍、施暴美军共同给了中国的十年发展期不过,现在美国意图从两个泥潭里抽身这说明后续的美军暴行没跟上,很遗憾美军残暴得还远远不够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本拉登的美国间谍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