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贝利亚事件计时器是紫色的?

晨光洒在床上,蔓延至余舟的清秀的脸庞,但是这清秀的脸庞上,两个黑眼圈却是如此的突兀。

余舟,普通高校生,年方二八多那么四五岁,现居于自己租的一间小房。

小房虽然不大,但勉勉强强可以足够余舟一人生活,早晨的时候,阳光还能照射在床头,也是不错。

“昨晚那个梦,太诡异了。”余舟脸上顶着两个黑眼圈,囔囔自语道。

昨晚,做了个诡异的梦。

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小女孩,抱着一个红色圆球,问自己要不要拯救世界。

“少年郎,你一定很想得到超人般的力量吧,现在我就将力量交给你,这个世界的未来就托……”

在梦中,看着这抱着红色圆球的小女孩自言自语的就想给自己什么超人般的力量让自己去拯救世界,余舟连忙抬起手拒绝了这个任务。

“少年郎,你先别急着拒……”

那红裙子小女孩还想开口继续劝说,又被余舟突然打断。

“我只想好好学习,混吃等死,拯救世界什么的,你让别人去做吧!”

余舟一脸的义正言辞,让红裙子小女孩有些不知所措。

“另外,我有一个问题。”余舟看着小女孩手中抱着的红球,说道,“你是不是喜欢唱歌,跳舞?”

“啊?”红裙子小女孩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有些懵。

“唱歌,跳舞,打红球,这不是像你这种年纪的小女孩必备的技能吗?”余舟咧嘴一笑。

“少年郎,你不用再多说了,这个世界,需要你。”那红裙子小女孩虽然没有搞懂余舟在说着什么,但是话锋一转,又变成了需要余舟去拯救世界。

“不不不,你搞错了,这个世界不需要我,我真的混吃等死就好了。”余舟连忙摆手,这女孩子年纪小小,不好好在家里做作业,跑来和自己说要拯救世界,到底是什么章程?

自己嘛,最想要的就是幸福。

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

“嗯,你终于开窍了,少年郎。”那红裙子小女孩似乎读懂了余舟的想法,又或者误解了什么,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什么开窍?开窍什么?”余舟满脸懵逼,自己啥也没说啊,要说这小女孩能够读懂自己的想法,那也不至于说自己开窍啊,自己刚刚也没想什么啊?

“既然如此,这个世界便交给你了!”

“不过在这个世界出现危机之前,你将前往各个世界进行历练,以熟悉你自身的力量。”

说完,那小女孩飞到空中,对还愣在原地的余舟回眸一笑。

随即,朝余舟抛出一根晶莹剔透的水晶棒。

余舟反应过来,伸手去接,没接到,一棒子给砸在了额头上。

“哎呦!”余舟大叫一声,揉了揉被砸得生疼的额头,这小女孩,咋这么没有公德心,高空抛物干啥,有什么东西不能好好给吗。

再抬头一看,小女孩已经消失了。

低头一看,便是刚刚砸在自己头上的那根水晶棒一般的东西。

捡起这根将自己脑袋砸得生疼的罪魁祸首,余舟有些惊讶,因为这玩意儿,自己很熟悉。

这不就是电视里那奥特曼的变身器吗?

还是火花棱镜?也就是通俗所说的神光棒?

所以按下这上面的按钮,就会变成迪迦奥特曼?

“这怎么会突然出现一个红裙小女孩让自己去拯救世界,还丢给自己一个奥特曼变身器?”

“话说,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迪迦奥特曼也是我小时候看的吧,我脑袋的延迟,也不至于那么高啊……”

余舟猜对了,自己是在做梦,于是在醒来的时候,整个人也没睡好,脸上顶着两个黑眼圈。

甚至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有点疼。

“梦里被砸的?那为啥我特么醒来还会疼?!!!”余舟惊得爆了句粗口,自己睡觉做梦脑袋被砸,醒来还会疼?

这还得了!改天在梦里给人突突了,那醒来的时候不就凉掉了……不是,这还能醒的来?

“不对,我一定还没睡醒。”

余舟十分肯定,自己一定还在做梦,并没有睡醒,一般来说,梦就是梦,现实就是现实,哪里做梦受伤了,醒来的时候还是受伤的。

余舟再次起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嗯,还是很疼。

“见鬼了!难道自己进入了盗梦空间?”余舟真的很难相信,这也太不科学了。

正当余舟疑惑之时,自己的大腿,似乎压住了一块硬物。

“等一下,这是什么?”

余舟将被子掀开,从大腿下抽出了火花棱镜。

汗水从余舟的额头缓缓出现,随即凝聚成颗粒,滑落在床上。

“这一切不会都是真的吧……”

余舟将信将疑,看着自己的大腿,狠了狠心,对其一顿狂扭。

大腿的疼痛感,让余舟十分清醒,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将火花棱镜放在床上,余舟没有再去想这些事情,而是开始了洗漱。

“我需要冷静一下。”余舟告诉自己,现在必须冷静,但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就奥利……奥特曼了?

洗了一把冷水脸,余舟清醒了不少。

回到床边,拿起火花棱镜仔细的观看着。

浑然天成,晶莹剔透,几道金色花纹非常自然地蔓延在火花棱镜的开页两端,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充满了神秘的能量。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话,那么那个红裙子小女孩说的话,也都可能是真的了……”余舟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在梦中,红裙子小女孩说过,这个世界将会出现危机,所以需要自己来拯救世界。

先不说为什么世上废宅千千万,偏偏选中了自己,就说这小女孩说的危机,如果没有错的话,应该就是出现怪兽。

至于为什么是能够变成迪迦奥特曼的火花棱镜,也就是神光棒,余舟猜测,这可能和自己小时候看的最多的奥特曼电视剧有关。

这个小女孩根据自己最了解的奥特曼,给了自己一根火花棱镜。

“说到头,为什么要选我呢,我真是不想干这种拯救世界的大事……”余舟有些无奈。

自己只是一个普通高校生,一没有什么武术大宗师之类的格斗技巧,二没有特种作战之类的搏斗能力。

甚至鸡鸭都没杀过几只,走路还怕踩到花花草草。

这拯救世界的重任就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这也太突然,太不真实了……

甩了甩头,将各种想法抛之脑后,余舟又回想起梦中那红裙子小女孩说的,由于自己对能量不熟,所以会把自己送去各个世界历练。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要把自己送到别的世界去?

余舟盯着手中握着的火花棱镜,满眼是疑惑。

“你好歹告诉我一声,我该怎么去,去哪里,以及我会不会死在别的世界之类的吧……”

余舟十分无奈,现在自己就像是个无头苍……呸!像个***到处撞,只能自己摸索着。

“再说了,这个世界科技这么发达,说不定怪兽出来后就成了别人口中的新食物。”余舟想到了电视剧中的那些怪兽,看起来杀伤力并不是那么的强大,以现在自己这个世界的武器和科技,应该是足以应对怪兽的。

正当余舟胡思乱想之际,面前的空间突然扭曲起来,紧接着一股强劲的吸力从中散发而出,紧接着包裹住余舟。

“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吗!能不能……能不能让我吃个早餐先!”余舟绝望地松开了抓住床脚的最后两根手指,被这扭曲的空间吸入其中。

新书-捷德奥特曼之平行时空

开头前几张是我一开始写的但是那是以前写的大概过几张就不会了,原谅我吧!我是新人,前几张没有经验以后就不会了

一个少年在大马路上走,他是一个普通人,虽然是21世纪但是他其实是一个奥迷一个。

我是可爱的分割线。。。。

他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

“迪迦...加油啊!...迪迦”

他的电视里还放着迪迦奥特曼,迪迦奥特曼的最后一集,对战邪神加坦杰厄,孩子们于迪迦融合自此最强奥特曼

一个让秦羽阳厌噩的的声音传来没错就是万恶的闹钟声音

无奈我们悲催的主角秦羽阳只能起床了。

“小阳作业写完了吗?”小阳的妈妈问道!

“当然那是必须的我肯定会写玩的”

“妈,我又看了一遍奥特,我知道他们是不存在的”秦羽阳说到。

“知道?你还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真是不让我省心!”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贝利亚奥特曼......我就感觉好亲切?就好像他是我爸爸一样啊?”秦羽阳一脸纳闷的说到

“开.....开什么玩笑,奥特曼那都是不存在的,你和贝利亚能有什么关系?你这孩子....真是的!”

只不过妈妈自己和秦羽阳都没有注意道的是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嗯,也是....不过!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贝利亚奥特曼,感觉很亲近。”

妈妈美目圆瞪异常坚定的说到似乎....是真的!不过。妈妈忘记了一件事她这样和以前不太一样,甚至很激动

所以秦羽阳心里纳闷:“有问题”

秦羽阳在他的心里莫名的想到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作者:毕竟是主角,智商当然高的啦!)

抱着一副怀疑的心态虽然对妈妈的反常现象表示怀疑,但是我们的主角还是去上学了

让我们把镜头放到妈妈这边,只见,她玉额上布满了汗水,心想不愧是我们的孩子!随后她想起了贝利亚奥特曼的样子

“虽然你们生在黑暗但是你们心向光明,走出自己的奥特人生你一定要救救你父亲”把他从雷布朗多的手里就出来。

说罢她变身回了自己原来的样子

金紫色的身体,凹凸有致的身材,脑袋上两只像鸭蛋一样的眼睛,胸口的发着蓝色的光如同,蓝宝石一样的能量计时器

无一不是在证明她的种族,宇宙中带来光明的种族“奥特曼”这只奥特曼可不是一般的奥特曼,哦!她是奥特之王的小女儿——希露亚奥特曼

“我的儿子去吧!改变你自己的命运吧!”

“哎!来到这个没有怪兽没有纷争的世界,是我和你父亲共同的心愿啊!”

“我的儿子”(作者:你们不要说我“乱搞”如果什么的和原著一样你还看什么玩意,你们说是不是啊是不是,同人小说要创新。)

“我儿子秦羽阳,哦不!应该是“捷德”走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奥特人生”吧!

“刚才妈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呢?”走在大马路上秦羽阳

一道紫色光芒出现在我们的主角秦羽阳的面前,因为光芒太耀眼所以他用自己的手挡住了眼睛。

“然后秦羽阳,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非常奇怪的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秦羽阳大声喊道”

“你来了”一个声音传来从后方是一个巨人发来的。

“谁啊?秦羽阳立马转过身来”。

“小家伙你好?”一个人影在秦羽阳背后说到。

为什么主角会这样说尼...因为黑影说实话...嗯挺吓人的。

“那个....你是系统?”秦羽阳问道!

“是的宿主我是奥特觉醒系统,我将要助您成为万界奥特曼”

“那个....系统我可不可以提一个建议啊”

“额......只有宿主的要求不过分就行”系统思量说到道。

“你可以,换个样子,这个样子其实.....挺瘆得慌”

黑影闪烁着紫色的光芒,黑影瞬间变成了一个少女”。

系统:“宿主现在可不可以”

秦羽阳:可以可以非常可以”

“以后你就叫韩墨儿行不行?”

系统:“嗯...韩墨儿吗?也行。还算挺好听的!行!以后就叫我韩墨儿。

韩墨儿:“宿主你有新人礼包要不要领取了。”

“新人礼包,对了好像每一个系统,一开始都会给宿主”

“叮,恭喜宿主获得捷德奥特曼升华器(将胶囊装填,进装填系统里,扫描胶囊的力量,启动奥特胶囊变身)”

“叮!恭喜宿主获得贝利亚奥特曼胶囊。(寄存,奥特力量的奥特胶囊,通过捷德升华器,扫描奥特胶囊的力量进行融合升华,变身,捷德奥特曼)”

“叮!恭喜宿主获得希露亚奥特曼胶囊。”

“叮!恭喜宿主获得系统背包(可无限装纳物品)。

叮!恭喜宿主获得光能点,5000暗能点,5000。

叮!恭喜宿主获得装填系统(插入奥特胶囊的道具)”

“叮,恭喜宿主获得,捷德奥特曼:光线技能,毁灭爆裂(动画片里叫十字冲击波,从全身释放光暗能量,形成黑红色的闪电,能量释放时会产生强烈的力场,双手组合成十字将身上的光暗能量,转化成红黑色闪电的青白色光线)”。

“毁灭光切(动画片里名字叫切断光线,月牙形的斩击光线在捷德奥特曼第四集原捷德用来阻断艾雷王的行动”

“那个光能点和暗能点是什么意思”秦羽阳问道

“哦,那个啊用来买奥特曼胶囊和技能的啊”韩墨儿回答道。

“墨儿有没有系统商城啊。秦羽阳问道”

“这个当然有啊!这个系统也不是垃圾”墨儿翻了一个白眼用一种看待白痴的眼神看着秦羽阳。

“真的?”秦羽阳欣喜若狂的大叫道。

“打开”秦羽阳大声说到

“你.....确定要?”墨儿双双抱胸停,顿了一下说到

“当然,我要买最强奥特曼,闪耀迪迦奥特曼、我要买奥特之神,宇宙第一道光诺亚奥特曼、我要买光辉赛罗奥特曼,我要买雷杰多,我要买赛迦奥特曼,买奥特之王,买黑暗扎基奥特买.....”

“怎么样,服了吧!”墨儿挑衅的看着秦羽阳

[ss战神欧布:“你问我为什么呵呵,自己看”】

“叮。系统商城打开中”

闪耀迪迦奥特曼。5000000,光能,暗能点。实力ss+++(传说巅峰。。)

诺亚奥特曼。4000000光能,暗能点实力ss++(传说后期。。)

还有光辉赛罗、雷杰多、赛迦奥特曼、奥特之王、扎基哪一个不是百万光能/暗能点

总之没有一个他那买的起的

“墨儿,还能好好,玩耍吗“秦羽阳一脸怒气的说到。

“怪我啊?是你自己要买的。”

“你说什么?”秦羽阳回头瞪了墨儿一眼

“咋的,你不服啊,厉害,你来啊”墨儿猖狂的道的同时还摆了一个出正面上我的姿势。

秦羽阳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双手交叉还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然后道:你现在还有一次反悔的机会”

秦羽阳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

  太阳,越来越耀眼了,象征着什么?希望的牵引下,几位奥特战士不知疲倦地用自身光的力量,逐步释放出被黑暗所吞噬的光芒,最后,这将成为宣告胜利的标志!

  “加油啊,奥特战士!一定要赢啊!”

或许是为了地球,或许是为了人类,又或许是为了自己,但不管怎样,这终究是对全力战斗信念的后背支持,是无疑的!

  贝利亚也感受到了,昔日,那些奥特战士也正是靠着这些在与自己在作对啊,不由得讥笑过这有何用,可是他现在确实也是靠这些在战斗着,可真是讽刺?不过他忽然觉得,这种感觉未必不好,此刻,他似乎也理解了“守护”的含义。

  “贝利亚,你要是输了我可绝不会轻饶过你啊!加油啊!”

虽是变回了人类姿态,卡蜜拉这一声喊却仍像响彻了天际。

  皇帝察觉,扭过头来轻蔑道……

“呵,你竟然还有力气站起来?你的所有手段都已经展示过了吧?你根本是敌不过朕的,还不明白吗?!”

  “敌不过?呵,抱歉,我听不懂——安培拉星人,你不想知道我为何还能站起来,为何还能有战斗的力气吗?”

贝利亚步步靠近并反问道。

  “***就是,这个啊!你所轻视的——这些微不足道的光!”

  “当然,还有老子想要击败你的那颗不可撼动的决心!”

贝利亚补充道,且看他一剑杀来,将皇帝逼退,使凤凰梦有了喘息的机会。

  “哼……那种东西,即使我知道我“曾”败在其下,却也不会放在眼里,因为历史已然改变,我现在拥有着更强大的力量!你们,不可能击败我了!当然,你也可以让我看看那东西的极限到底如何?!”

说着,皇帝拔出安培拉之刃,向着贝利亚劈去。

  “极限?呵,你经历的还少吗?“光”这东西……可是没有极限的啊!”

贝利亚不禁感慨道,接着忽然就见他已挡住了皇帝的攻击,又看他身上光芒四射,这时已然是一个“光之巨人”的姿态。

  原来,是在回应信念的究极之刃的引导下,贝利亚将自身的光能量最大限度解放而出,便成了这般姿态,自身力量、光线都会数倍增强的闪光状态(非闪耀)

  (根据超八和十勇士来看,不论昭和还是平成奥,不论光之国还是别宇宙奥,是有一定实力的都能变成闪光状态)

  猛地,贝利亚大剑砍下,向着被自己身上强烈光芒所惊异不及反应的安培拉劈去,正将安培拉之刃砍断,贝利亚并未收手,第二剑迅速劈去,但却被皇帝抓住了手臂。

  “嗯?不错,还藏有这么大的潜力么,那就让我,再一次将你的希望熄灭好了~”

皇帝身高气傲,即便如此,依旧如此……接着就看他拔出了地上插着的黑暗纹布,忽看黑影一闪,但还是碰撞上了究极之刃,贝利亚也险地抵御住了。

  白刃黑剑,火花四溅,一时间,这里仿佛就成了只有两人的战场,其他人想插手也无从下手……仅仅一瞬间,贝利亚、皇帝二人不知第几次地再次剑抵在一块,再者,两人一同蹬脚踹向对方,又拉开出了距离。

两者又近乎同一时咆哮,各自使剑向着对方再度奔去,黑白光芒相映,仅半秒即分离,忽闻剑落地的声响,贝利亚捂着腹部缓缓曲背……

  “呵呵,呵呵哈……”

没笑几声,皇帝忽的捂着伤口的位置单膝跪地了。

  “光之战士的战斗方式我不会去深究,从今以后,我也会以我自己的战斗方式继续战斗下去,所以——你就先退场吧!”

强忍住腹痛,贝利亚已经准备好释出帝斯修姆光线。

  “开什么玩笑,我还没输啊!”

说罢,便空出右手来,皇帝再次用出绝招雷佐流姆光线,随即,又是两道光线相撞僵持的局面。

  抓住机会,凤凰梦终于得以出手,梦比姆骑士射线随之而去,只看两道光线交合在一块,再由斯派修姆装置强化,终究是皇帝再一次吃亏,吃不住地后退了数步。

贝利亚转头看向凤凰梦,但只是叫唤了一声,不过梦比优斯却已会意,在皇帝还未站稳之际,凤凰梦使出了大绝招——梦比姆凤凰,这一次,是实打实的击中了敌方……

安培拉一副不可置信地样子,且看他身上飘散出大片紫色气体,身体变回了原本的乌黑一片,地狱火般的紫焰状态即将消失……

  “这样的话,那么就……”

凤凰梦不免兴奋地自说自话,但转过身的一刹那就忽的被一个巨型火焰球打断了话语……凤凰梦压倒一片残墟,此刻他的彩色计时器也终于闪烁了。

   “这怎么可能!我应该掌握着百分百分的胜算啊,为什么会这样……想要我低头,还没有那么容易!”

皇帝看着刚掷出火球的正微颤着的左手,独自言语了一阵,然后就握紧了拿着黑暗纹布的右手,另一只手且捂着隐隐作痛的伤口,然后向着贝利亚挥剑砍去。

  “这样么——那就都拼尽全力,决一死战吧!”

贝利亚强笑一声,然后语气瞬间放冷……一眨眼,二人便又是面对面对峙了,金色光芒和紫色火焰形成鲜明的对比,忽而再听剑响,又一次地碰撞。

  天上阴云翻腾着,只看底下二人正是瞬时收剑,便是顺势出剑,皇帝劈向贝利亚的头,但被后者惊险闪过,贝利亚砍向皇帝腰间,却也是被后者侧身躲过,不过下一刻才是关键——皇帝动剑横劈,贝利亚便直接俯下身去躲过一劫,接着,他即双手拿剑,趁势奋力一刀,将皇帝捂着伤口的手砍退,继而一脚踢去,对敌方造成伤害的同时也使自己脱离了危险。

  “结束了,安培拉星人!”

将剑竖插于地面,贝利亚即刻使出了必杀技帝斯修姆光线。

  “怎么会,可恶……”

剑“哐当”落地,安培拉便立刻用出雷佐流姆光线迎击。

  金***光芒与黑紫色光芒一接头,当即引起巨大响应,空气中惊起的一股强大乱流似海啸大作,此处方圆一公里近乎被夷为平地,废墟残骸都不知飞到哪里去了,正上方的黑云更是如潮水般剧烈涌动。

  忽然,就看贝利亚“虎躯一震”,激发斗志般的大喝,使其光线都逐渐增强了,安培拉也想奉陪,无奈伤口疼得越来越厉害……且看突然,两方光束交错开来,安培拉先遭受了伤害,迫其攻击停止,不过还是有剩下的部分光线也击中了贝利亚,但是胜负终究已分……

  “额啊!我竟然……为什么还是……为什么……”

皇帝单膝跪地声音低沉道。

  “啊,是了,光啊……光的力量,果然还是不能小瞧的么……呵呵呵呵,高傲的我终是败了,又一次的败给了光……不得不认命,我也将化成光啊,可是不免会有不甘——喂,你赶快给我一个痛快吧!”

安培拉已然认命似的面朝天不动了。

  贝利亚愣了愣,然后才缓缓迈出一步,接着蹒跚了几步,随即跌倒在地,身上的金光散去,让人将贝利亚的疲态一览无余,他的身体早已透支,彩色计时器也开始闪烁,比其他人都要累,连翻个身都很费力了。

  这时,一个脚步声在贝利亚耳边传响,闻声望去,发现是佐菲经过身旁,只看他十分慎重地拿起了究极之刃。

麦克斯第一个明白意思。

  “贝利亚前辈,请允许我借用一下……”

言毕,佐菲便不等贝利亚回应就已经转头看向了皇帝……

“安培拉星人,你作为宇宙和平的一大威胁,致使我们不得不解决掉你……既然你也放弃抵抗了的话,那么……”

说着,佐菲持剑步步靠近安培拉。

  “唔,最后竟然是死在你的手下么,这下就更不甘心了……罢了罢了,是谁都好,快点让我睡吧!”

  “这下,就真的结束了……”

佐菲停步,高挥起手中之剑,眼看就要朝皇帝落下之时——突然却听……

  “嗯?前辈怎么了?”

听见贝利亚的呼喊,佐菲不得不暂时停手。

  “让他走吧,佐菲……”

贝利亚小声道,倒不是心虚而只是因为无力。

  “什……什么?我,我没听错吧?前辈你说的是……放安培拉星人走?”

佐菲惊骇万分,明明千辛万苦就是为了……结果却……?几个人惊呆了,就连皇帝也诧异了。

  “呵,别装模作样了,我说过了,不要妄想感化我之类的,我可不吃那一套!”

  “呵,呵呵,你可别误会了,我放你一马,只是因为我想将来亲手击败你,就我一人,堂堂正正的一人——打败你罢了!”

贝利亚勉强提高声音道。

佐菲此刻还不可置信地看着贝利亚,等着他的答复。

  “对的,你也听见了,我就是因为私人恩怨而要求的,至于你的选择……佐菲,我还从没开口求过人,所以,我就请求你放他一马……”

  “我知道,这会为宇宙的和平带来许多麻烦,不过,如果真的因为他而出了事,就由我来负责,我来承担责任,所以,请你……”

  “前辈,您不用再说了……”

佐菲转过身,看了眼安培拉,然后手中的剑放下了……

  “前辈为这场战斗的胜利也贡献出了不少,也因为“王”的缘故,那么对于败寇的处决权就交给前辈你了,既然前辈决意放虎归山,那么,我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说罢,佐菲便退走几步。

  “呵,呵呵,呵呵呵呵,真是有趣……整了这么一出,我还真不乐意就此而别了——贝利亚,你想独自战胜我,就趁早罢,如果待我实力恢复如初了,那你就等着为你的任性而付出代价吧!”

安培拉忽然发力站起身来,向四周望了一眼,又朝贝利亚看了一眼,然后就猛地跃身而起进入了其飞船,黑暗恐惧之中……

  只看巨大的黑色球体逐渐隐没于阴云之中,随后,翻腾的阴云终于也是一去不复返了,黑暗褪去,光芒便是蜂拥而至,令人熟悉而温暖的太阳正高挂在那里……

  “大家看啊,覆盖在地球上的黑云都散去了!”

太阳前,艾斯兴奋地叫道。

  “看来佐菲队长、梦比优斯他们果然是不负众望啊!

  “那么事不宜迟,我们这就下去回合。”

赛文淡然道,接着几个人便一个接一个的离开了太阳。

  “泰罗,怎么了?”

最后只剩初代、泰罗二人,有心看着泰罗对太阳注视良久,于是初代便关心地问道。

  “啊,没什么……只不过是,想起了一位朋友而已。”

泰罗为不让初代担心,于是匆忙应道。

  “泰罗……我们快点跟上去吧。”

虽是大概已经猜到,但初代并没有点破,随之二人便肩并肩地飞离了此处。

  “即便已是身为黑暗护法之一,居然还是战败了,看来还需要更大的改动啊~泰罗,光之国,你们所求的和平是不会长久的,游戏,才正式开始呢……”

远处,混沌的使者望着那璀璨的太阳,有趣地暗自低语道。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贝利亚事件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